人生

我有一個朋友,到了一家不太正常的公司工作.
這家公司在一棟商業大樓的九樓,是一家詐騙公司,他一進去就掛主任頭銜,卻什麼事情都不用做.
公司裡面辦公桌至少有五十張,上班卻不到五人,經理跟總經理每天不知道在哪裡,總機小姐也只會上網看線上購物.
至於他這個主任該做什麼工作呢? 坦白說,去上了五天班,五天裡連一件事情都沒做,連一通電話都沒接到.
 
然後,事情發生了,
一天傍晚接近下班時間,一群惡霸衝進公司來,揚言要找他的總經理,這時公司只有他跟總機小姐在
他告訴那些惡霸,說不知道總經理在哪,對方從來沒有進過公司,他連見都沒見過,一旁的總機小姐則是嚇得連話都不敢說.
 
惡霸把我朋友打了一頓之後,就把窗戶打開,然後把我朋友從九樓丟下去.
 
對,你們沒有看錯,他們把我朋友從九樓丟下去.
 
 
一年半之後,我接到了這個朋友的電話,他來台北工作了,邀我ㄧ起喝杯咖啡.
"九樓?"  我相信我的眼睛一定睜的很大
"對,九樓" 他點點頭,笑著說
"那你為什麼還活著?你確定你是人吧?" 我還刻意摸一摸他,確定他是人
"我當然是人" 他笑了一笑, "當時我掉在一輛大型的箱型車上,算是命大,也還好醫院就在附近,救護車很快就到了,不然我還是活不了."
 
而他接下來說的話真是讓我難以消化,他說,
從九樓掉到一樓的速度,他沒辦法回想,
他只記得他被丟出去之後,就直接栽到車頂上,
而因為他用盡所有力氣繃緊自己的肌肉,加上某些身體危機反應的激素快速分泌,在砸上廂型車頂的那一剎那間,
他全身都破了.
 
對,他全身都破了.
身上大概有數十條撕裂傷,是身體裡的力量撐破皮膚造成的.
全身一共缝了七百多針,嚴重的腦症盪讓他在醫院裡吐了三個星期,
全身有一半左右的肌肉是受傷的,必須經過復健才能回復肌理功能,
骨頭斷了幾根忘了,內出血併發腎衰竭幾乎要走了他的小命.
等這些難關都一一渡過之後,他還要面對一種每天都要面對的痛苦:
以一針兩孔(一進必有一出)來算,
全身一共超過一千五百個針孔,當每天麻藥退掉的時候,就像有人拿刀在割傷口一樣的痛.
 
"但是,我活過來了."
他說
"對於人生,我的看法改變了很多."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聽完故事, 大家都安靜了
他們的表情告訴我,我說了一個讓他們感到頭皮發麻的故事,
 
但…我也同時告訴了他們,
每個人…
其實已經很幸福,
比起很多人來說.
 
 
引自:六弄咖啡館 .自.序. 
本篇發表於 圖書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